哈哈诗词网
当前位置:首页?>?诗词?>?诗词名句 > 弹短铗、青蛇三尺,浩歌谁续。原文出处及赏折

弹短铗、青蛇三尺,浩歌谁续。原文出处及赏折

2018-08-14 01:53:09热度:作者:辛弃疾来源:网络收集

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:网站QQ抓取,收藏本站链接地址:http://www.ji10.com

快乐大本营黄海波,三支一扶成绩查询,鼠标灵敏度怎么调

出自宋代辛弃疾的《满江红·倦客新丰》

倦客新丰,貂裘敝、征尘满目。弹短铗、青蛇三尺,浩歌谁续。不念英雄江左老,用之可以尊中国。叹诗书、万卷致君人,番沈陆。
休感叹,年华促。人易老,叹难足。有玉人怜我,为簪黄菊。且置请缨封万户,竟须卖剑酬黄犊。叹当年、寂寞贾长沙,伤时哭。

译文
就像当年的马周困顿于新丰酒楼、苏秦貂裘破败一身风尘。用手指弹着三尺宝剑的剑铗歌唱,谁能听懂是什么意思呢?不要顾虑江南英雄年纪大了,任用他照样可以打败敌人,使其向中国称臣。可叹那些饱读诗书,想要致君尧舜的人因为神州陆沉而报国无门,无路请缨。
不要感慨什么人生易老,时光易逝,且饮美酒浇愁。有位美女同情我的遭遇,怜惜我的心情,又为我簪戴一朵黄色的菊花。先把请缨封侯的事情放在一边,姑且卖剑买牛,以求解脱。遥想当年,贾谊因为寂寞伤时而痛哭。

注释
倦客新丰:用唐代那周事。倦客,倦于宦游的人。新丰,在长安东面,陕西临潼东。这里作者以马周自喻。
貂裘敝:衣服破烂不堪。
征尘:旅途的尘土。
弹短铗:作者以冯谖不得志时弹剑而自喻。
铗、青蛇:均指剑。
英雄:此暗指词人自己。
江左:指偏安江南地区。江左老,老死江南。句意是说未想到英雄老死江左。
尊中国:树立中国的尊严,句意是说任用这些英雄可以使国家受到尊重,意即驱逐金人,恢复中原。
君人:指君王。
沉陆:即陆沉。陆地无水而自沉,指隐居。
簪黄菊:簪上一朵黄菊。
万户:官名。金初设置,为世袭军职。统领千户(猛安)、百户(谋克),隶属于都统。
卖剑酧黄犊:《汉书.龚遂传》记载,渤海郡饥,袭遂为太守,劝民卖刀剑买牛犊,从事农业生产。酧,同“酧”,指酬付价钱。这里指直须卖刀剑买牛,归耕田园。
甚:为什么,何必像。
贾长沙:指贾谊。贾谊在汉文帝朝曾贬为长沙王太傅,人称贾长沙。

赏析

  上阕先以马周、苏秦、冯谖三个人物失意落寞的遭际自比,然后直摅胸臆,抒发不平:“不念英雄江左老,用之可以尊中国。”此二句看似寻常语,但却道破了南宋政治现实。宋高宗在位三十五年,是个彻头彻尾的投降派,后来的皇帝基本上一脉相承,多少仁人志士请缨无路,报国无门,衔恨以终。至此可知中国之不尊,罪在最高统治者。前结仍抒上意。读书万卷,志在辅佐君王,报效国家,反退而隐居,埋在底层,于诗书冠一“叹”字,可知感慨之深。本可以辅佐君王以尊中国,但却被弃置了,岂不令人悲痛!上片连用典故,壮怀激烈,悲歌慷慨,淋漓尽致地抒发了“却将万字平戎策,换得东家种树书”的无法实现统一中国的愤世之情。

  下阕从侧面立意,在报国无路的情况下,便寄情诗酒,归隐田园,故作旷达,隐痛深哀,仍充满字里行间。“休感慨”,实际是感慨有何用,不如藉美酒以消愁解恨。而人生易老,即使欢乐也难以尽兴。接再作超脱:“有玉人怜我,为簪黄菊”。转而又作愤语:“且置请缨封万户,竟须卖剑酧黄犊。”这里表示放下请缨杀敌、立功封侯的念头,归隐田园,以求解脱。最后引贾谊事作结:“甚当年,寂寞贾长沙,伤时哭”。贾谊为什么因寂寞而伤时痛哭呢?以反问的形式透露了诗人故作旷达而始终无法摆脱的痛苦,这种旷达精神,实质上是他的悲痛情绪发展到更深沉的表现。托古喻今,长歌当哭,全词借古人之酒杯,浇我胸中之块垒,这块垒似乎越浇越多了,因为辛弃疾的“悲剧”乃时代使然,终南宋王朝力主恢复的抗战潮流,不过细波微澜而已。
作者介绍
辛弃疾

辛弃疾

辛弃疾(1140-1207),南宋词人。原字坦夫,改字幼安,别号稼轩,汉族,历城(今山东济南)人。出生时,中原已为金兵所占。21岁参加抗金义军,不久归南宋。历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东安抚使等职。一生力主抗金。曾上《美芹十论》与《九议》,条陈战守之策。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;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。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,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。由于辛弃疾的抗金主张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,后被弹劾落职,退隐江西带湖。

话题:辛弃疾?满江红·倦客新丰抒怀?壮志难酬?悲愤?归隐?

本文标题:弹短铗、青蛇三尺,浩歌谁续。
链接地址:http://www.gdsituoda.com/shici/shicimingju/947736.html

上一篇:溶溶泄泄,东风无力,欲皱还休。

下一篇:燕兵夜娖银胡觮,汉箭朝飞金仆姑。

诗词名句相关内容

  • 江左沉酣求名者,岂识浊醪妙理。
    邑中园亭,仆皆为赋此词。一日,独坐停云,水声山色,竞来相娱。意溪山欲援例者,遂作数语,庶几仿佛渊明思亲友之意云。
    甚矣吾衰矣。怅平生、交游零落,只今馀几!白发空垂

  • 人间岁月堂堂去,劝君快上青云路。
    人间岁月堂堂去,劝君快上青云路。圣处一灯传,工夫萤雪边。
    麴生风味恶,辜负西窗约。沙岸片帆开,寄书无雁来。⑴菩萨蛮:本唐教坊曲,后用为词牌,也用作曲牌。亦作《菩

  • 花径里、一番风雨,一番狼籍。
    家住江南,又过了、清明寒食。花径里、一番风雨,一番狼籍。红粉暗随流水去,园林渐觉清阴密。算年年、落尽刺桐花,寒无力。
    庭院静,空相忆。无说处,闲愁极。怕流莺乳燕

  • 宝钗分,桃叶渡,烟柳暗南浦。
    宝钗分,桃叶渡,烟柳暗南浦。怕上层楼,十日九风雨。断肠片片飞红,都无人管,更谁劝、啼莺声住?
    鬓边觑,试把花卜归期,才簪又重数。罗帐灯昏,哽咽梦中语:是他春带愁

  • 余发种种如是,此事付渠侬。
    淳熙丁酉,自江陵移帅隆兴,到官之三月被召,司马监、赵卿、王漕饯别。司马赋《水调歌头》,席间次韵。时王公明枢密薨,坐客终夕为兴门户之叹,故前章及之。
    我饮不须劝,正

  • 凭谁问,万里长鲸吞吐,人间儿戏千弩。
    望飞来半空鸥鹭,须臾动地鼙鼓。截江组练驱山去,鏖战未收貔虎。朝又暮。诮惯得、吴儿不怕蛟龙怒。风波平步。看红旆惊飞,跳鱼直上,蹙踏浪花舞。
    凭谁问,万里长鲸吞吐,

  • 平生塞北江南,归来华发苍颜。
    绕床饥鼠,蝙蝠翻灯舞。屋上松风吹急雨,破纸窗间自语。
    平生塞北江南,归来华发苍颜。布被秋宵梦觉,眼前万里江山。译文
    饥饿的老鼠绕着床窜来窜去,蝙蝠围着昏黑的油灯

  • 屋上松风吹急雨,破纸窗间自语。
    绕床饥鼠,蝙蝠翻灯舞。屋上松风吹急雨,破纸窗间自语。
    平生塞北江南,归来华发苍颜。布被秋宵梦觉,眼前万里江山。译文
    饥饿的老鼠绕着床窜来窜去,蝙蝠围着昏黑的油灯

  • 举头西北浮云,倚天万里须长剑。
    举头西北浮云,倚天万里须长剑。人言此地,夜深长见,斗牛光焰。我觉山高,潭空水冷,月明星淡。待燃犀下看,凭栏却怕,风雷怒,鱼龙惨。
    峡束苍江对起,过危楼,欲飞还敛

  • 我觉山高,潭空水冷,月明星淡。
    举头西北浮云,倚天万里须长剑。人言此地,夜深长见,斗牛光焰。我觉山高,潭空水冷,月明星淡。待燃犀下看,凭栏却怕,风雷怒,鱼龙惨。
    峡束苍江对起,过危楼,欲飞还敛